中国检察出版社
pic pic

“捕诉合一”之问:七位法学家对话吉林检察官

时间:2018-08-29 14:38:45 作者:闫晶晶 来源:检察日报
分享到:


“‘捕诉合一’后,审前羁押率是多少?”今年5月,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与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陈卫东、吉林省检察院检察长杨克勤就“捕诉合一”曾作深入交流,陈卫东向杨克勤抛出这样一个问题。

 

8月22日至23日,全国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邀请7名法学专家,前往吉林省检察机关开展实地调研。

 

闻之不若见之。陈卫东应邀赴吉,杨克勤给出的答案与眼见为实的吉林检察机关实践,让他有了意外的收获。

 

带着疑问而来

 

一个月前,全国人大监察和司法委员会与最高检就曾联合邀请8名法学专家前往江苏检察机关,就“捕诉合一”进行调研。一个月后,又来一场调研。

 

“‘捕诉合一’是一项牵一发动全身的改革,做好顶层设计,需要多听一听基层的声音和专家学者的意见建议。”主持这次调研活动的最高检副检察长童建明在22日上午第一场座谈会时说明了这次再调研的来意。

 

为什么选择吉林?早在2014年6月,吉林省检察院就选择长春市南关区检察院等6个地方开展“捕诉合一”工作试点。2015年9月试点在全省三级检察院全面推开,至今已实施近三年。要想检验改革效果,这里最有发言权。这次,调研组去到了吉林省检察院、长春市检察院和延吉市检察院。

 

本次调研活动邀请的7名法学专家,除了与吉林检察机关有着“一问之约”的陈卫东,还有天津大学法学院教授黄太云、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姚莉、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教授汪海燕、吉林大学法学院教授闵春雷、华东政法大学华东检察研究院教授王戬、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李奋飞。

 

学界对“捕诉合一”的争论一直存在,7名专家来时或多或少都带着疑问,两天三场调研座谈,频频向检察机关发问。

 

“捕诉职能的分合是在实践中探索的一项改革,不能简单地反对和歌颂,而应是实事求是地对待问题。”姚莉的发言很客观,她认为,在“合”的优势下,需要考虑怎么预防可能出现的问题,如何避免以起诉的标准去衡量批捕,捕、诉应有不同的标准,等等。解决这些问题,需要从制度设计上进行区分,设计科学的指标体系。

 

“分与合都有一定道理,我不抱任何偏见,先来看看效果。”黄太云对“捕诉合一”是否成功有自己的评判标准:案件的证据质量、侦查监督力度是否有提高?羁押率提高了还是降低了?在保证公正的前提下,司法效率如何?司法队伍专业化有没有加强?律师执业权利保障是不是更到位?

 

“一项制度的成功与否需经过实践、时间的检验。捕诉是分还是合,体现的是思维逻辑的不同。主张分的,侧重于程序法思维,主张合的则侧重于实体法思维。对于‘捕诉合一’,我们可以求同存异,更关注程序法的要求。”闵春雷说。

 

22日下午,参加座谈会的除了调研组的7名刑事诉讼法学专家,还有一位“特别”的专家——吉林大学法学院院长蔡立东。

 

“我从事民商法研究,陈老师看我来这里是不是有点怪怪的?”发言之前,蔡立东与陈卫东打趣。“我是有点疑问。”陈卫东笑着回应。

 

除了个人对“捕诉合一”感兴趣,蔡立东还受吉林省检察院邀请,参与“捕诉合一”课题组,直接做过调研论证。“检察机关的职能在调整,改革如何进行要看时代背景和运行的环境。”根据近年的实践经验,蔡立东如是说。

 

问号变叹号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在第一场座谈会上,杨克勤详细回答了陈卫东的疑问:“开展‘捕诉合一’三年来,吉林检察机关审前羁押率连续三年下降,分别为54.79%、51.58%和48.39%。试点较早的南关区等四个检察院,连续三年平均审前羁押率都比全省平均值低13.62、8.73和8.84个百分点。”

 

“‘捕诉合一’从理论上推论只会提升审前羁押率,因为检察官不仅需要考虑到批捕,更要考虑起诉。三年来,吉林省检察机关审前羁押率却呈下降趋势,改革带来了深刻变化,让我们有了新的认知,这是一个意外收获。”陈卫东说,刑事诉讼是实践性很强的司法活动,百闻不如一见,从吉林的情况看,改革后诉讼的质量和效率均有大幅提升。

 

杨克勤还介绍说,经过抽样评估测算,吉林省检察机关每起案件瑕疵问题从三年前的平均6.39个下降到了现在的2.77个,全省检察机关批捕、起诉办案时限平均分别缩短了12.3%和12.4%。备受关注的长生疫苗案,长春市高新区检察院组成“捕诉合一”办案团队,依法提前介入,帮助统一证据标准,从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至审查起诉,仅用了17天。

 

一组组数据是对“捕诉合一”制度最好的证明。王戬感慨,吉林省检察机关的分析数据让大家对“捕诉合一”有了新的看法,这一经验的推广是有基础的。

 

这些数据怎么做到的?在调研期间的三场座谈会中,多位一线办案检察官、法官、公安干警、律师等人的讲述,揭开了数据背后的故事。

 

“对于‘捕诉合一’,我既是实践者又是观察者。”吉林省检察院刑事检察部主任检察官周凯东说,目前吉林已经培养出近千名捕诉全面人才。

 

延吉市检察院刑事检察部主任检察官于淼是近千名捕诉全面人才之一。他在办理一起非法行医案中,在审查批捕阶段认为应作出批准逮捕决定,同时向侦查机关列出了20条需要补充侦查的内容,使侦查机关能够及时委托鉴定机构进行鉴定,对容易发生改变的证人证言及时获取、固定,不但大大缩短了办案期限,更有利于在公诉阶段有效地指控犯罪。

中国检察出版社
0
购物车

扫一扫

在线客服

调查问卷

意见反馈

回到顶部